首页 首页 文化 两岸亟待重整中华文化以抗衡西方价值

两岸亟待重整中华文化以抗衡西方价值



许多大陆朋友想知道为什么像我这样的台湾人仍然坚持在一个“去中国”气氛浓厚的岛上统一?答案很简单:文化认同。

在“上中学、上课”的争论中,我们可以发现“台独”想要做的是“死亡的历史”,因为所谓文化的基础来自历史,所谓现代性的基础来自古代,双方最牢固的纽带之一就是文化。

目前,台湾仍有一些势力坚持反对“去中国”的历史恶霸,如反对“108班”历史教育的“新三自运动”,反对破坏和异化中国历史遗产的“台独”整幕的反恶霸斗争。从思想上分析“台独”偷天换日的策略,并采取相应的应对措施,如推进“反中国化历史课程”的附属活动,推进积极讨论中国历史的根本工程。演员都是普通人,对手都是思想现实的当代有权有势的人。他们正在尽自己的力量抵制“去中国”的潮流和不良倾向。

文化的传承必须经过“现代翻译”,才能弘扬和弘扬独特的民族符号。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只有对现代性的文化筛选才是有价值的,坚持传统的空间仍然应该保留,以免“翻译”得太快,而失去对传统文化的记忆。

至于中国历史和中国文化,钱穆的说法已经更新很久了。海峡两岸最畅销的历史书《国史纲要》提醒读者在阅读这本书时应该有什么样的信念。

首先,当相信任何国家的国民,特别是那些声称他们的知识超出地平线的人,应该对自己过去的历史有一点了解。

二、所谓对自己过去的历史了解一点,特别是必须伴随着一种对自己过去历史的温暖和尊重。

三、所谓对自己过去的历史有一种温暖和尊重,至少不要对自己过去的历史抱持激进的虚无主义,也至少不要觉得现在我们正站在历史的最高点,把我们现在所有的罪行和弱点,都归咎于古人。

4.当人们相信越来越多的国家必须让本国国民为上述条件做好准备时,他们的国家将有进一步发展的希望。

虽然钱穆曾被认为粉饰了中国的历史观,但这句话在目前“走向中国”的台湾极具价值。台湾的主流种族和文化来自大陆。断根就像浮萍。没有根基,那些“去中国”的人就没有基础去创造一种独特的新文化。然而,如果一个人只贬低、轻视和批评自己的过去历史,他就会陷入一种“没有自我”的状态,不能回头看自己的民族思想。

与中国文化的包容性相比,西方文化和现代价值观具有侵略性。这些价值观的起源是其积极和专横的宗教特征,以及理性科学文明所创造的种族优越感,这种优越感至今仍未改变。这并不是说西方文化没有什么可推荐的,而是说中国文化的特点是宽容和宽容,它也可以吸收外来文化,用自己的文化进行翻译。

从民族包容性的角度来看,中国的整个历史就是汉化的历史,汉化和地方化同时进行。从意识形态的角度来看,儒、释、道中至少有一个来自外国,然后是中国人。今天,大陆对马克思主义的宽容和台湾对自由价值观的宽容都可以证明中国文化的“尺度”和可塑性。为了避免无原则的民族文化,容忍他人的人需要坚持传统文化,以保持独立的文化品格。

港台目前对外国的价值崇拜是忽视西方价值自身困境、轻视自身文化、崇拜西方“形象”的结果。解决方案仍需从文化基础入手,复兴钱穆所说的话。他必须对自己的历史有一种热情和尊重。此外,人们不应认为“我们正站在历史的最高点”。

第二届“上海视觉文化峰会”近日闭幕。在“科学、技术、大脑、人文、心灵和中国情感”的主题下,与会者对“从过去学习”和固有文化的现代性有许多见解。从经济史的角度来看,出席会议的台湾大学前校长孙震解释说,“仁”是中国文化的基础之一,是中国和平主义的源泉,也是西方追求“利益”的基础。自古以来,许多人都解释过“仁”的含义,这是一个宽泛的概念。因此,它被认为是任何时代现代翻译的对象。孙振之的解释是,西方把“仁”变成了功利,以凸显利益至上的侵略性文化特征。事实上,它必须建立在和平的“仁”的基础上,才能为人类文明带来幸运。

我一再强调,中国文化追求“秩序”,孔子说“克己以德”。所谓“礼”是一种秩序。这不仅是一种时代思潮,也是一种历史怀旧。“秩序”是文明的“进化”过程,而不是“进化”。前者的意思是没有方向的“改变”,而后者假定人类文明必须朝着进步的方向前进。众所周知,儒家思想充满怀旧的特征。它对完美的追求不是未来,而是过去,即通过促进三代人的统治来解决当代的混乱和无序。

这是钱穆强调“不要认为我们正站在历史的最高点”的思想来源。这表明他是一个真正的儒家,没有被当代思潮所迷惑。这种态度来自对自己历史的热情和尊重。

经过一百多年的西方意识形态冲击,我们中国人应该从钱穆的文化立场思考当代问题,迎接当代挑战,解决当代困境。

关于思想和文化,没有所谓的“必然进步”,只有选择。

对于西方所谓的“民主、自由和人权”,中国应持有的当代回应是用中国文化的意识形态模式将“进步”与“价值”脱钩,然后从包容的角度强调多元文化的共存,凸显中国特色。否则,很难赢回与西方对话的权利。

我们从历史中学到的是,没有人能够摆脱时代的局限,但是有些人能够创造一个新的时代。一个人的力量不足以推动时代的伟大车轮前进。只有通过几代人的努力,才能实现时代的变革。有些人认为“科学技术”是中国未来的答案,但科学技术毕竟只是文明的一部分。西方先进文明走过了同样的道路,有得也有失。我们必须首先确认我们自己的文化选择,以减少错误的道路。

台湾显然步西方自由主义者的后尘。人们对未来不知所措,对过去和历史有不同的态度。从文化角度来看,主要原因是自我的丧失。因此,需要双方共同努力来复兴和澄清中国文化。





上一篇:给申办护照的日本人补贴,选举季到了,蔡英文还有什么做不出来?

下一篇:地铁上的这位宝妈火了,一个简单动作,就能体现一位母亲的美丽

相关新闻

最新新闻

热门新闻